要教儿子“渣一点”,私募圈开年“瓜”与“雷”齐飞_1
更新时间:2022-02-24 09:24 发布者:admin

html模版要教儿子“渣一点”,私募圈开年“瓜”与“雷”齐飞

吃瓜之余,由于开年来A股持续调整,不少私募基金陷入亏损境地。根据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,截至2月7日,占比达9成的百亿私募出现亏损。另据统计,有超400只私募产品净值低于清盘线。

雷达财经出品 文|李亦辉 编|深海

虎年开市不久,私募圈大事频出。有私募亏损清盘,有大佬不告而别,还有大瓜流出。

2月10日晚间,知名量化投资人丁鹏“育儿”语录刷评网络。其称自己这辈子太辛苦,要让儿子渣一点,还准备带着看“小黄片”。对于儿子目前有两个女朋友的“战绩”,丁鹏颇为自豪,“比我厉害”。

如此毁三观的言论,让一些圈内人士紧急划清界限,“他和大家不是同一个圈子里”。

社交媒体认证显示,“量化投资_丁鹏”博士学位,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,《量化投资-策略与技术》一书作者。不过随即有媒体曝出,丁鹏此前担任股东的兴盾资产曾陷入净值造假风波,投资者购入百万血本无归。

吃瓜之余,由于开年来A股持续调整,不少私募基金陷入亏损境地。根据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,截至2月7日,占比达9成的百亿私募出现亏损。另据统计,尊龙d88在线登录,有超400只私募产品净值低于清盘线。

真金白银的损失,让整个私募圈随之“动荡”,基金管理人意外频出。前有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实控人伤亡事件,后有环懿基金实控人夜跑失踪。以至于有业内人士感慨,“一个以战胜市场和战胜同行为目标的人生,有多么焦虑和不堪。”

量化投资人要教育儿子渣一点

“我对我儿子说,老爸不要求你发财。只要求你多几个女人,多给老爸生几个孙子。”网传的一张群聊截图中,丁鹏这样说到。

一位群友表示丁博有的是钱。紧接着,丁鹏称,所以自己要努力成为富一代,自己这一代能解决的问题尽量解决,不留给后一代。

丁鹏还介绍了自己的富养办法,“我儿子小学时候,我就给他买了好的手机给他办的微信,打了不少钱过去,让他请班上的女学生去吃零食。”

炫耀完对儿子“钱管够”后,丁鹏开始抛出令人三观碎掉的“高见”,“我自己这一辈子过得辛苦,让我儿子渣一点。反正我是不培养儿子的,我就让他去渣。”

看到这里,已经有很多网友感叹,“和谷爱凌父母对比,显然是一个暴发户心态。”不过,丁鹏之后还有惊人之语。

“给我多生几个娃……他现在初二,我给他手机里就存了好几万,让他去请女同学吃饭,他现在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。”丁鹏略带自豪的表示,“比我厉害”。

最后,丁鹏透露,自己准备明年带儿子看“小黄片”,亲自教育他,这样就能实现“高中睡女生、大学生娃”的目标。

关于“生娃”,去年6月3日,丁鹏发布一篇博文,对“让老百姓(603883)多生孩子”进行支招:

1. 对于公务员进行考核。一个孩子最多可以当县长,想当省长至少得是三个孩子。

2. 一个孩子家庭只能买一套房子,三个孩子家庭可以买4套。

3. 退休后,没有孩子的养老金2000,多一个孩子增加1000。

4. 医疗方面,没有孩子的看病自费,一个孩子报销50%,有三个孩子的报销90%。

据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丁鹏1992年毕业于东南大学电子系,获得硕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自控系,获得硕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,获得博士学位。

从学校毕业后,丁鹏首先在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。2008年,加入东方证券金融衍生品总部,从事量化投资策略开发。此后在方正富邦基金、东航金控、瑞达期货(002961)从事量化对冲产品的设计与开发、资产配置等工作。

有博主透露,丁鹏除了担任中国量化投资协会理事长外,他还是CCTV特邀嘉宾、第一财经《解码财商》资深解码人、《财经》《财新》《中国金融报》等顶级传媒的撰稿人,发表多篇有深度的文章,深刻影响整个行业。

同时他也是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中央财经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南方科技大学等学府的讲座教授,开设多次讲座。

不过,丁鹏所标注的“中国量化投资学会”,据每日经济新闻,多位中大型量化私募公司人士表示,一般中大型量化私募都不在那个所谓的学会里。

某资深量化私募投资人士更是直言:“他和大家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,现在他们那个圈子主要搞量化学员收费培训。”

此外,有媒体曾报道,丁鹏曾担任股东的兴盾资产,投资者投入的百万资金,因私募产品净值蹊跷归零,投资者血本无归。

2018年1月,一位山东投资者斥资100万购买兴盾资产发行的私募基金产品兴盾期权套利1号,基金托管方为中泰证券。

2020年8月,该投资者打算赎回该产品时却遭拒绝,从中泰证券辗转获悉,该产品在并未告知他的情况下,已于2019年10月提前清算,净值归零,即该投资者100万本金折损殆尽。

目前,兴盾资产已经于2020年10月,被上海市浦东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丁鹏在2021年8月份退出兴盾资产股东序列。

九成百亿私募陷入亏损

除了大瓜,虎年开年私募圈雷声不断。

2月7日,私募基金浙江善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投资人发出告知函,称其管理的产品“理型1号私募基金”触及止损线,公司将按照合同进行风险止损操作。

据悉,在止损之前,善渊投资及公司总经理郗庆已持有该系列产品共计6500万余份额,并在1月24日自挑腰包申购了1000万元。

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,善渊投资管理规模在20亿-50亿元之间。事实上,除了善渊投资,众多中小私募已成为基金提前清算的“重灾区”。

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,截至2月8日,合计923只私募产品净值低于0.8元。而0.8元的净值是大多数私募基金产品的预警线,0.7元则是大多数私募基金产品的清盘线。

截至2月8日,合计有432只私募产品净值低于0.7元,也就是说低于传统的私募产品清盘线。

中小私募业绩惨淡,体量巨大的百亿私募同样未能幸免于难。

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,截至2月7日,百亿私募数量为111家。从业绩来看,其中94家有业绩披露的百亿私募今年以来平均收益为-4.32%,业绩为正的百亿私募仅有11家,占比约10%。

另外占比达9成的百亿私募出现亏损,有35家业绩跌超5%,其中又有7家跌幅超10%,最大跌幅接近15%,这其中主要是2021年度涨幅居前的私募。

仁桥资产总经理夏俊杰指出,当前的A股投资确实面临一些现实的困难。“在经济下行,企业盈利下行的背景下,寻找业绩确定性增长甚至超预期的公司是很困难的。”

再加上“通胀”这个核心变量无法明确之前,组合管理工作很难高效的开展起来,更谈不上理想的布局或对冲。夏俊杰认为,市场此时选择“先跌为敬”也是有道理的。

有意思的是,有机构认为A股开年表现不佳,是私募基金规模的大幅扩张的结果。

半夏投资李蓓近期在文章中指出,国内私募基金中,超过80%的规模是简单的多头策略,不使用对冲手段,持仓大多在行业和风格上集中,尤其集中于前期表现突出的热门板块;但却有着绝对收益的要求和止损线的约束。

当市场出现波动,尤其私募基金持仓比例较高的前期热门行业出现较大下跌的时候,私募基金因为高仓位和高集中度,净值往往快速下跌,往往只能减仓止损,驱动市场的进一步的下跌。

在李蓓看来,有止损线的纯多头基金,其实也是一种杠杆。目前超6万亿规模的私募,同时存在类似杠杆的向上和向下的正反馈效用,加剧了了整个市场的脆弱性。

私募基金管理人意外频出

私募基金业绩表现惨淡,基金管理人也意外频出。

1月7日,深圳前海巨漳资本通知投资人,称公司的两位实控人林某、古某因为意外事件一死一伤。通知中还提到,公司的所有资金流动均由林某(已不幸去世)负责,公司暂时所有投资业务均暂停(资金募集、分红发放、产品赎回均已暂停),公安已经介入调查。

资料显示,巨漳资本全称深圳前海巨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,在2015年11月18日在基金业协会备案。截至2021年7月2日,巨漳资本全职员工仅为5人,资金管理规模仅为0-5亿元。目前有5只备案私募基金产品,4只已清算,只有1只在运行。

但实际情况却是,据巨漳披露的信息显示,2020年旗下10只私募产品参与IPO新股投资,2021年上半年参与IPO新股投资66只,2021年下半年参与IPO新股投资达到了95只,投资市场覆盖美股、港股和台股。

根据现行有关规定,在境内发行产品募集资金出境投资是需要具备QDII资格的,但从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来看,巨漳资本明显不具备此资质。

也因为如此,不少业内人士,将巨漳资本的海外投资行为视为灰色的非常规操作。目前市场对其出事原因猜测甚多,传闻最多的是公司投资暴雷,遇到了兑付问题,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有关部门的确认。

巨漳资本实控人林某离世原因成谜,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夜跑失踪,最终被确认离世,更让一些存业者直呼私募老板已成“高危”职业。

据媒体报道,高杉于1月10日晚间夜跑,23点43分失联。随后,上海警方确认高衫溺水身亡,初步排除刑案可能。

简历显示,高杉生前曾在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地就职,2012年进入私募基金行业,在上海凯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投资经理,后加入上海环懿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。

天眼查显示,高杉持有环懿基金55%的股权,高贤卫、台州市荣格企业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则分别持有环懿基金26%、19%的股权。

高杉的合伙人高贤卫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,环懿私募在2020年初开始发产品,到2021年底,在管规模达40亿元,一共有48只产品。

据高贤卫介绍,2021年,环懿的产品平均收益在50%左右,但10月份以后发的8只产品收益是负的,亏损幅度在10%左右,亏损最大的那只产品亏了13%。高贤卫否认了市场传闻高杉是因为亏损的压力,称公司盈利较为丰厚。

据私募排排网,该公司代表产品环懿周期观复二号在2021年度的业绩突出,年度收益率61.69%,同期沪深300为-2.7%,超额收益明显。但2022以来,环懿基金运行公司的多只产品亏损超过10%。如去年7月成立的环懿润金咸临三号,今年以来亏损12.98%。

据悉,高杉失联后,1月12日,环懿将所有股票清仓以应对赎回,目前仅剩下一些有锁定期的大宗交易的持仓,公司也聘请了一位从公募离职的投研总监。

尽管按照高贤卫的说法,高杉突然离开公司受冲击不大,但还是震惊私募圈。他的朋友高清海发文悼念,“我曾经是鱼,我知道一个以战胜市场和战胜同行为目标的人生,有多么焦虑和不堪”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雷达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